五是高房价挤占了市民的正常合理的消费,降低了中产阶层和中低收入家庭的实际生活水平。

三是恶化了经商环境,对深圳制造业、物流业产生了巨大的挤出效应,使深圳的产业面临空心化的风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