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来,我写了篇《铁打的韭菜,流水的黑马》,说别担心错过什么,大部分黑马将是分母。如果有不错过先生死掉的话,那都是自己选择的结果,怪不了谁。

要冲两千亿的泰禾,2018年只完成了一半多点的业绩。杭州的几个项目都摆上货架;春节刚过,北京的泰禾西府大院单价怒降3万,其他几个项目都在搞促销,算算均价,都是以前不敢想的价格。